把壓抑的留給詩




飄著雨
儘管不是個適合看電影的日子,我還是走進了電影院。







簡愛是部讓靈魂舒坦的片子,結局有些遺憾但我喜歡,我打從心底喜歡簡愛這樣的女孩。

仍然是要多想的,真愛值得等待,但到底什麼是愛?
那就像什麼叫朋友一樣同等的令人困擾。



沉甸甸的走出電影院,雨還是下著。

我不知道雨哪時會停,只知道現在很想買書,最好是詩集,挾帶一點憂鬱的風,一翻開書頁它們便會撲鼻而來。
於是我多花了一張鈔票,買來一下午憂鬱的味道。



離開了這裡,我來到另一家書店,這次不買書,只看
看一整排櫃子的書,看我手上的詩集,看窗外有椰林的風景。

旁邊是留聲機,老老舊舊的,儘管被貼上了價錢,我仍看得心裡歡喜。

真希望現在能看見你,不過又最好不要,你不適合多雨的臺北,就像你的文字也不適合過多的憂傷,那不像你!
正如我也不熟南方的陽光。
還是別見你罷,是的我這麼想,那杯咖啡在桌上都己經涼了。


妳若為愛失了姓名 / 妳總會被它遺忘在街角

詩裡這麼寫道。

唉到底什麼是愛



也罷也罷

不去想了!這個下午我是打算留給自己的,順便留給那些極欲脫逃的靈感,日子就得這麼過的
書和畫和電影,簡簡單單。





窗外的雨仍然下著,但這裡已經有光。


(標題出自鹿苹《出詩》)



-20110404 於胡思書店









難得今天靈感之神眷顧了我(揍飛
大學之後久違的小散文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sidetitle正邁向人類學系的領域中...sidetitle

阿悠 Haruumi

Author:阿悠 Haruumi
對老舊的事物毫無抵抗能力(遠目

喜歡AKRU、夢花李、漆原友紀
和明毓屏的作品。

sidetitle過去的思想集散地sidetitle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aboveTHESEA
sidetitle近來記事sidetitle
sidetitle最新留言sidetitle
sidetitle最新引用sidetitle
sidetitle月份存檔sidetitle
sidetitle這些那些sidetitle
sidetitle翻來覆去sidetitle
sidetitle大手在此sidetitle
sidetitle十八之前sidetitle
sidetitle加為好友sidetitle

和此人成爲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