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顧一切


這是某種變相的答覆

關於那個夜晚我們幾乎就要被吞噬
然而一切忽然變得擁擠不堪,再也沒有什麼可以被拉長
時間是,距離也是。





不過也僅止於那樣而已
現狀能被選擇,儘管不一定能被改變
是啊所以我又錯過了。


「趁還活著的時候,對自己誠實。」
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,明明就只是個無關緊要的角色,隨口說的一句話

那我們豈不是一直在說謊?


我不知道啊,誠實又是什麼。





一個禮拜去喝兩次酒也沒喝出什麼心得...
可能只是想讓自己醉
偏偏也只敢喝啤酒是能醉到哪去(扶額

不太清醒的時候才有逃避的權利,那代表什麼都可以不用負責


「需要一點點醉,不至於死,就彷彿在清醒之後獲得另一個開始的可能。」
—《七個清晨》






今天又開始看了蜂蜜幸運草
依舊好得不像話


我像竹本一樣,只是缺少目的地而已。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No title

幾乎看不懂是在哪個脈絡裡了呢
不過這就是妳網誌好玩的地方, 有點懂又不是很懂
或許繼續畫叉叉是個解路~

對了, 昨天我說完了那個類比想到另一個有趣的事情
下次看到妳的時候跟妳說吧

No title

我都想到哪寫到哪~
顆顆都還沒聽你說呢

No title

其實那回事很簡單
我拿起筆後來不知道要怎麼才是隨意點
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我把叉叉畫在自己手上
以後我就把手隨便放在一個點上, 就去尋寶了

哈哈其實也沒啥~
sidetitle正邁向人類學系的領域中...sidetitle

阿悠 Haruumi

Author:阿悠 Haruumi
對老舊的事物毫無抵抗能力(遠目

喜歡AKRU、夢花李、漆原友紀
和明毓屏的作品。

sidetitle過去的思想集散地sidetitle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aboveTHESEA
sidetitle近來記事sidetitle
sidetitle最新留言sidetitle
sidetitle最新引用sidetitle
sidetitle月份存檔sidetitle
sidetitle這些那些sidetitle
sidetitle翻來覆去sidetitle
sidetitle大手在此sidetitle
sidetitle十八之前sidetitle
sidetitle加為好友sidetitle

和此人成爲好友